(照片提供:鈴密)

丈夫生病時           鹿溪

 

  丈夫第一次生較嚴重的病時(進出醫院約半年),我才26歲──婚後一年, 信主三載。

 

   起初真是初生之犢不怕虎,認為有上帝作靠山,何懼之有?只是時間拖久了,壓力不免變大。丈夫有一天虛弱地躺在病床上交代:『如果轉為尿毒症需要洗腎,那就放棄吧!』也難怪他這麼說;當年沒有全民健保,洗腎一次的費用,等於我們兩人月薪的總和,也等於他的存款數目。何況家有寡母及經濟尚未獨立的弟妹…

 

哀的美敦書

 

   我是他所謂:『不懂醫學的人』〈唉,我又不是醫護人員〉;他覺得信仰只能有助於心靈的平安,不能醫治肉體的疾病。我的想法自是與他不同──認為既然已在台灣最具公信力的教學醫院接受診治,而前途仍究茫茫,不知何日才能痊癒──因此決定向上帝發出『哀的美敦書』(an ultimatum)。猶記得內容如下:

 

   主啊!我把先生交在祢手中。祢知道他經不起長時間病痛的折磨,所以我祈求慈愛的上帝速速醫治他,挪去他身心的痛苦!如果祢非要奪去他的性命,我也只好順服,但請務必讓他靈魂快快得救,真正信主,平安到祢那裡去。不過,若是他恢復健康,能對這社會能有所幫助、有所貢獻,祢何不醫治他呢?』

 

痊癒在望 

 

   這樣豁出去之後,我的壓力減輕不少;甚至在靈修讀聖經時,還看到『這病不至於死,乃是要見證上帝的榮耀』之應許。更奇妙的是,在幾乎藥石罔效的情況下,某天下午牧師來醫院探訪禱告,居然發生丈夫突然退燒的「神蹟」!我們倆喜出望外,信心大增。丈夫也開始相信,上帝說不定真能醫治肉體的疾病!我也就安心等候他的康復。

 

   幾天後,憂心忡忡的婆婆從南部北上來探視兒子。她見外子神色好多且未有發燒,忙問原因,我高興告以祈禱退燒之事。婆婆本是遵奉民間信仰的『拜拜』者,聽後並無特別反應,我只有請求她不必去再爲外子求神拜佛了,她也應允。兩天後,我送婆婆到台北火車站,讓她搭車南返。

 

禁食禱告

 

  從火車站回到台大醫院,大約午後一點鐘。只見丈夫躺在病床上長吁短嘆,我忙問緣故。他說:『我想,連上帝也沒辦法醫治我了!』原來幾天前神奇退掉的熱度,又重新回來了,怎能不大失所望呢?但我感覺這燒來得奇怪,與過去每次的發燒不同,立刻決定先不忙吃午餐,禁食禱告!

 

  丈夫見我拉起隔開病床和沙發的簾子,便問:

 

『妳要做什麼?』

 

『我要禱告到你退燒。』似乎胸有成竹。

 

『如果燒不退呢?』丈夫的眼眶紅了。

 

『那就要弄清楚為什麼。』

 

口袋玄機  

 

   我兀自跪在小小空間的沙發前,虔誠向主耶穌求問。不多久,有個清楚的意念進入心中:『去翻翻他的襯衫口袋!』爲什麼?我納悶。丈夫進出醫院數次,住院穿病服,回家休養穿睡衣;襯衫掛在衣櫃已有一段時間,口袋早就空空如也,難不成還另有玄機?我順從禱告後的感動,將襯衫取出。

 

   一塊廟裏求來的紅色布符,赫然出現在白襯衫口袋中!我呆了一下,馬上瞭解了。是婆婆愛子心切,求符爲兒子保平安,但她知道我是基督徒而向我隱瞞。

 

   我向丈夫解釋:我們已經向真神耶穌禱告得了醫治,就不要再乞靈於其他假神了,這是得罪上帝的事;那一塊小小的紅布,本來不算什麼,但經過人的敬拜,就有可能帶來邪靈的騷擾!──我將得自吳勇長老的屬靈知識全盤道出。

 

爭戰得勝  

 

  丈夫是孝子,十分為難,因我執意要將那一塊符,丟到醫院的垃圾焚燒場。我耐心解釋:婆婆是好意,我不是反對她,而是這塊符放在身上,燒一定退不了,病也好不了。丈夫的表情顯出他內心的掙扎,但終於同意讓我丟棄這塊小小的紅布符。

 

  離開垃圾焚燒場後,我明白問題已經解決。一路上感覺雲淡風輕,腳步輕快。黃昏時刻,燒果然全退了;那乘虛而入的病魔,也就消失無蹤!

 

   生這場大病,不僅是我們夫妻信仰的里程碑;尤其稱慰的是:造就丈夫日後成為仁心仁術的好醫生──的的確確對社會有所幫助、有所貢獻 不虛此生了

 

 

 (20086月完稿)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鹿溪 的頭像
鹿溪

鹿溪的部落格---幸福到老

鹿溪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2)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