訪韓聖會歸來                鹿溪

 

        2006年夏天,在一次『台灣基督教婦女會』聚會中,聽到某企業家太太Cecilia的見證,激起我參加訪韓聖會的念頭。

 

Cecilia是一位美麗的富家少奶奶,有個十四歲的女兒,十歲的兒子,都在美國讀書。她受洗歸主方才一年,屬於浸信會,對於信仰的渴慕十分真誠。這一家生活優越的母子女,居然能夠參加禁食七餐、每天上課五堂的聚會,不僅中途未打退堂鼓,回台後尚且津津樂道,打算次年再赴會。對他們而言, 教派的差異完全不是問題,反而能收互補之效。

 

       主辦單位五旬節背景。我個人對上個世紀的三波教會靈恩運動,自比為「穩健型」,似乎未完全被掃到;何況信主四十载,浸淫最久的是保守的都會本土長老教會。然而觀看周遭的親友,某些還是自己帶領信主的,在接受靈恩之後,不僅信仰的深度青出於藍,恩賜的發揮與傳福音的果效,也令我不得不信服。這也是與會的動機之一。

 

        2007年夏天終於成行。大會的全名是「第十九屆亞細亞聖徒訪韓聖會」;主題為「宣教與復興」;傳遞聖靈充滿必帶來教會復興,教會復興則宣教方有果效的異象。我參加的梯次時間訂在七月十五日至二十二日,學員全是華人。根據主辦單位統計,共有四千九百位,台灣就去了三千四百名。至於地點,前三天四夜在韓國汝矣島崔子實紀念祈禱院──也就是以趙鏞基牧師的岳母崔子實牧師為名的禱告山上;下山後才住在首爾的五星級飯店。講員有韓國及台灣的名牧,還有幾位到過世界各地,包括中國大陸、蒙古以及回教國家傳福音多年的宣教士;可謂人才濟濟。

 

        大會的十三位講員,屬靈與服事經驗均各有千秋。讓我至今仍舊難忘的外國講員則有三位;包括一直在蒙古傳福音的韓國李鎔圭宣教士、中國宣教數十年的包德寧牧師,以及趙鏞基牧師的夫人金聖惠女士。所有韓文講道內容,皆由張漢業牧師同步翻譯成華語。

 

    李鎔圭宣教士述及他艱辛的宣教歷程時,斯斯文文,正如其著作「放下」一般,表現出放下自我,百分之百委身主耶穌使命的風範。他的講道,並無驚人之語,卻讓我如同看到一罐被打破的玉瓶,聞到膏油外溢的馨香之氣。講道畢,當他帶領會眾禱告時,聖靈的感動使啜泣聲此起彼落,可見有不少基督徒重新獻身了。

 

  另一位目前擔任香港復興教會主任的包德寧牧師,則是渾身動力、大聲疾呼地傳講中國大陸宣教的異象與成果。看到螢幕上受苦而飢渴的中國基督徒人數節節上升的情景,委實令人感動。而韓世大學校長 金聖惠 女士,端莊穩重,又是另一種形象;她用發音不是很標準的英文講道,詮釋羅馬書十二章二節,簡簡單單,十分生活化。雖然聽後我並未有特別的心得,心中還論斷著沒有必要用英文;但在回台灣的飛機上,有一位留學美 國的 小姐妹,見證她從這堂英文講道中獲益最大!另一位姐妹也大力分享她在這堂唯一女性講員的講道中,所得到的實質啟發與幫助。

 

        來自台灣的講員則有極具知名度的張牧師、楊牧師和周牧師。

 

    精神抖擻的張牧師帶了六百位會友去參加,雄糾糾氣昂昂,好不威風。他表示多年參加訪韓聖會,是爲全心全意尋求神,卯足精力搶恩典,也期許與會者絕對不要發怨言;的確頗有大將之風。張牧師爲了尋求更大的牧會恩典,公開成立「趙鏞基學校」,集合牧者同好,表明就是要效法趙鏞基牧師。他們教會的禱告會人數已破千,如今還成立網上的禱告會哩。

 

     至於楊牧師,記得神學生時代,他是一位臉色蒼白的文弱書生,三不五時遇到考試還得因心臟病發而送急診,如今老當益壯,在一間知名的大教會牧會。他把自己的健康及服事果效,完全歸功於「生死盟」的屬靈禱告同伴──據說已有兩百名。楊牧師從年輕到年長,悉以傳福音為職事,只是方法愈來愈精進,效果愈來愈彰顯﹝例如滿福寶就是他所設計的傳福音小冊﹞。看到三十年未見的楊牧師,令我思及詩篇所說的:「義人要發旺如棕樹,生長如利巴嫩的香柏樹」。

 

        周牧師更讓我歎為觀止。認識他時,他還是校園福音團契的台大法學院輔導。我因大四下才信主,而且並未參加團契,所以畢業前只見過他一面。當年的「周哥哥」木訥寡言,十分「古意」,印象中是好人一個。三十年後,據說也因為有了靈恩經驗,擴張了服事帳幕,讓他所牧養的教會成為十年來台灣發展最迅速的教會。我原以為周牧師的優點就是心胸開闊,知人善任,樂與眾教會合一,講道也許平平吧?不料,我錯了,他不僅在禱告山上的晨更中,轉變我的思考面向,就是下山赴汝矣島純福音教會的屬靈特會時,所使用的活潑戲劇性講道方式,也令我這挑剔的老基督徒刮目相看。令我最感動的是其愛護扶助弱小教會的誠意。周牧師真有大教會牧者的謙卑與胸懷啊!

 

        下山後第一天,大家到汝矣島純福音教會接受趙鏞基牧師的「差派禮」。我想,用差派禮來定位這一場如同主日崇拜的聚會,主辦單位一定是期許每一位參加訪韓聖會的弟兄姐妹,離開之後,都奉主差派去傳福音吧。猶記得二十年前趙鏞基牧師的著作(: 第四度空間、三拍子的祝福等….)譯成中文後,曾引起教會界讀者兩極的反應;其一是激勵了更多信徒的信心,另一是獲致更多保守派的批評。經過時間的洗禮,觀察趙牧師服事的果效,他已成了全世界最大教會的牧師﹝七十五萬會友﹞;由他所結出的「好果子」,應該可以見證他是一棵「好樹」了。

 

    我曾讀過趙牧師對傳道人演講而結集的一本書,書名為「我就是這樣服事」。他在書中勉勵傳道人要禱告、順服,再禱告、再順服…,可見趙牧師是「土法煉鋼」型的傳道人,而土法煉鋼卻是累積實力的最好方式。在牧會初期,他經歷了許多艱難,至終方能走到豐盛之處。如今趙牧師自牧會50年的崗位退休了,的確是主耶穌忠心又良善的僕人啊! 我個人一直是他的書迷,回台灣後,尚且繼續閱讀他寫的「今日嗎哪」靈修。

 

此外,大會也安排了三場敬拜讚美節慶。一場在汝矣島的純福音教會,一場在良材的大地教會,另一場則在首爾的市政府廣場。每一場耗時大約三個鐘頭,皆由河宣教士帶領詩歌舞蹈敬拜,場面十分浩大。河宣教士於一九九零年代,首次將舞蹈敬拜輸入台灣。猶記得我和女兒曾經在中正紀念堂廣場參加過一次,雨中敬拜印象深刻。時隔多年,也許我年紀大了,那麼長時間的唱詩,聲音體力有點無法支撐。但現場的火熱氣氛猶如偶像歌星簽唱會,熱情的弟兄姐妹甚至衝到前台他的四周舉手歡唱,其熱烈景況,據說比起Michael Jackson當紅時的演唱會有過之而無不及。也難怪河宣教士在眾人擁擠中要趕緊說:「我不是上帝,我們來讚美主。」如同行了神蹟被擁戴的彼得一樣宣稱著。這三場我比較需要忍耐的聚會,卻是同行一位較年輕的姐妹最感動最振奮的節目。

 

倒是發生在個人身上的幾件事,使我再度確定:身為上帝兒女,無時無刻都在受祂照顧,也無時無刻被祂使用在各種大小事上。第一件事是:在山上的某天清晨,一早我正在數千人聚會的會堂中找位子,別人已經開始敬拜讚美了。突然有一位完全不認識的韓國大會同工,走過來問我可否接受「汝矣島電視台」的訪問,談談參加訪韓聖會的感想。她在會場僅隨機選了三個人,讓我有在眾人中被上帝點到名的感覺,當然立即答應。心中還興奮地想著:上帝還要繼續用我傳播祂的福音嗎?

 

第二件事是,參加韓國家庭小組聚會時,遺失皮夾而不自知,待離開現場由女主人陪到樓下,打算搭計程車回旅館時,突然心生一念,要將皮夾內的一張名片給小組長,這才發現皮夾不見了。主人立刻上樓找到我的皮夾,省卻很多麻煩與損失。而小組長不知何故送我一本她自己正使用的韓文聖經,九成新、棗紅色皮面金邊,附有拉鍊。我們語言不通﹝她只說了英語單字gift﹞,我也卻之不恭,就接受了。帶回台灣後,方知同教會一位曾經留學韓國的姐妹剛剛遺失她寶貴的韓文聖經。原來上帝派我代轉一本更精美的聖經送給她!

 

這趟韓國之行,雖然是在身體不適的景況下勉強成行的,但承蒙帶隊的台灣基督教婦女會(CWC)會長Linda, 以及老友阿惠,還有新朋友Helen等姐妹,對我照顧有加,讓我得以清心領受上帝的祝福與造就。尤其在山上時,雖然從早到晚都在聚會,大會還要求願意的學員操練七餐的禁食;這對於年逾花甲的我而言,身體的確疲累,但屬靈的饗宴,令我頗受震撼也獲益良多。大通舖以及公共浴室,都沒有難倒我,反而每晚一覺睡到天亮,不能不說是主耶穌極大的恩典。

 

回想自己多年的信仰歷程,先是重視神學探討,後是追尋信仰生活化;時而嚮往與文化相聯結,時而只管認真服事不見一人……。其中一直在思索的問題卻是:聖靈充滿的外在表象若不合自己的期待,是否就要排斥該教派或該神學?參加訪韓聖會後,我再度被提醒,要以更寬廣的態度,接受多元的信仰表達方式──因為,人看外表,上帝看內心。

 

(20085月完稿)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鹿溪 的頭像
鹿溪

鹿溪的部落格---幸福到老

鹿溪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3)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