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g Ah Kwai 足繪)

      

                          聖誕快樂,同學們                     鹿溪

 

在等待聖誕節來臨的某一天中午,我隨著電台同仁到土城去看望你們。因為是第一次見面,心中不免忐忑。當這難得的「聖誕午會」節目主持人中場介紹彼此時,我才站了起來,向後座的你們一鞠躬,揮揮手,匆匆坐下,將噎滿喉的話語吞了下來。

 

我偷瞄了一下,怎麼都那麼年輕?二十幾歲?三十幾歲?禮堂內擠滿一百位左右直髮或髮梢微鬈的藍制服前排「女同學」,與兩百位左右光頭藍衫褲的後排「男同學」。猛一抬頭,台上電台的帥哥主持人賣力地說著,美麗大方的女歌手用心地唱著,期待著你們的笑容。我竟然有一種錯覺,以為回到了三十年前當國中老師時大週會的光景,情怯之心也就稍減了。

 

    為增加互動氣氛吧?主持人呼籲一位男同學志願上台高歌;未料這位壯壯的大哥型先生,唱著「彼個小姑娘」流行歌時,聲音渾厚天成,不輸蔡振南。再由女同學公推一位代表出場,吟起「酒後的心聲」,歌聲亦委婉動聽直比江蕙。唱歌的女同學的眼眶微溼,以致坐在我旁邊的駐監姚牧師悄悄地說:「她的男朋友昨天才槍斃。」

 

我嘆息,在此的每位同學,都有過去的挫折與失敗,現在的鬱卒與束縛。我驚訝,當幾位女同學穿著借來的藍色詩袍上台獻詩時,其中居然有那位「酒後的心聲」!我悄悄地問:「她信耶穌了嗎?」姚牧師點點頭。我安心地鬆了一口氣,聆聽著她和幾位女孩輕唱「耶和華祝福滿滿」。這首一九九七年起開始在海內外風行的台語詩歌,似乎在為他們宣告著:「我們在不自由的身體中,有幸遇到天使來傳福音,賜予我們自由的心靈。」唱畢下台的時候,我看到其中一位面貌清秀的女同學戴著腳鐐,據說她因受不了丈夫虐待而殺夫,處了死刑。驚見她臉容的平靜,我不由得對她微笑,她也禮貌地回我一笑。這一笑,直教我自問:「我瞭解妳真正的痛苦嗎?」

 

        一位面容溫厚和藹,神情似長兄的先生,帶著數位步履蹣跚多半戴著腳鐐的男同學,上台一字排開,些許蒼涼的聲音唱著:「再給我一個機會」。姚牧師悄聲說:「那是天天和重刑犯生活在一起的輔導蘇牧師。」我不禁默禱:「是的,神阿,再給他們一個機會。」他們還唱著的時候,我想起認識的某個安寧病房醫生,他成日思想的盡是如何讓身體破碎的病人解除痛苦;蘇牧師一定也竟日戰戰兢兢滿懷關切地思想著---如何照顧他們破碎的心靈吧?

 

    一個半小時的「聖誕午會」終於結束。我的思緒卻一直圍繞著你們。待主持人提醒我,可以陪著聖誕老公公去與你們握手時,我再度情怯了。只能將我的祝福化為真誠的心語:

 

    「聖誕快樂,同學們!」〈寫於19981218(刊載於自立晚報)

 

後記:幾天前〈2008123日〉,十一年前殺害情敵並用王水溶屍的前清大研究生洪曉慧,因在獄中表現良好,終於假釋重獲自由。這一則消息,讓我憶起到土城監所訪問的一次經驗。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鹿溪 的頭像
鹿溪

鹿溪的部落格---幸福到老

鹿溪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3)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