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照片提供:Lucy)                                                                                                 

 

 花蓮舞曲                          鹿溪

 

青鳥飛鳴,穿過平林,水影山光,百花送香,清風飄飄,拂動樹梢,綠滿田郊……

 

初唱由台灣前輩音樂家郭子究所譜的「花蓮舞曲」,是在1960年代末期的台大杏林合唱團。為之驚艷的是其旋律高亢的阿美族風,令人似乎聽聞了山與海的呼喚;配上層層疊疊的重唱與合唱,讓我年輕的心飛向緣鏗一面的花蓮。

 

八十年代,終於有機會藉著 和 先生到花蓮開會的空檔,存著仰慕的心情,造訪了名聞遐邇的「太魯閣國家公園」。車行入山之際,一隻鳥兒如同童話中的青鳥,迅速飛越遊覽車前,沒入山林之中。

 

「青鳥」似乎在引路,引向壯闊的峽谷,引向潺潺的溪流,引向滾滾紅塵難得一見的藍天與翠屏。每到一個景點下車徜徉,不是讚嘆著景緻的鬼斧神工,就是愕然於造物的神奇。有如此的青山綠水相伴,真是捨不得離去。

 

~‧~  ~‧~  ~‧~

 

再訪花蓮,已是1990年春天。由於次年就要送女兒遠赴德國留學,所以一知德文班的同學William是花蓮在地人時,難忘山巒呼喚的我,即請他嚮導,帶著我和一雙兒女以及外甥,於花蓮海邊及天祥的旅邸各住了一夜。同行還有另一位德文班同學Johan

 

這一次的旅行特別自在,因有WilliamJohan兩位大哥哥陪同蹦蹦跳跳的兒子和外甥。我和彼時十八歲的女兒一路走一路聊,不必擔心兩個小朋友的安危。行走之間,如人間仙境般的春景,令我憶起藏封腦海多時的童年歌曲:

 

青山含碧,彎彎溪水流清,雨浥芳草綠如茵……

 

    高歌之餘,一種想要分享春光的慾望,也藉著「春來了」一再地吟唱:

 

你看春來了,柳腰輕挪草裙飄。你聽春來了,鶯聲婉轉歌喉嬌。碧溜溜眼波俏,翠叢叢遠山眉淡掃。你看春容好,要描寫可也難周到。

 

    這次的花蓮之行,是我嚮往旅遊的濫觴。

 

如今女兒早已在德國成家立業,做了媽媽。兩個小朋友三十而立,去年陸續覓得終生伴侶。而我心中的思念,依然滯留在廿年前的山光水影之中。

 

~‧~  ~‧~  ~‧~

 

        第三度訪花蓮,是因今春陪伴先生去演講。兩位醫生後輩在演講會之後,驅車載我們到太魯閣一遊。我興奮地把握機會,請他們安排住布洛灣一夜,住天祥一夜。

 

雖然布洛灣山坡上的百合尚未完全綻放,但夜裡寧靜的空氣,讓溫柔的旋律再度自耳邊響起,陪伴著一夜舒眠:

 

檳榔黃,檳榔香,月亮光,照田莊……

 

白天的景觀則令人昂揚。走了一上午的沙卡噹步道,在慈濟醫學院任教的 陳 醫 師,沿途把握敘舊機會和 先生談論著醫學教育的種種。 陳 醫師曾在台北的基督教醫院任職十多年,專攻小兒血液科,近三年應聘到花蓮的佛教醫院教導醫學生,更造福了當地的孩童,令人感佩。她對先生如此尊重,也讓先生至為欣慰與喜樂。

 

        我的腳程較慢,由已在花蓮執業行醫十年的楊醫師陪伴同行。楊醫師是一位有理想重實踐的基督徒醫生。他將台北馬偕醫院小兒科的嚴謹訓練帶到後山,使那裡的孩子們得到更正確更迅速的診治。最重要的,他在教會中認真栽培兒童及少年,期盼十年後,這些孩子們不僅成為明白真理有根有基的基督徒、教會的中堅,也成為建造後山的棟樑。

 

我 和 先生都已到了所謂退休的年齡,看到青壯一代的交接,傳承了對教會與社會的真情,委實感到莫大的安慰。

 

~‧~  ~‧~  ~‧~

 

千言萬語藏在心裡,怎料得驪歌初唱……

 

        由於已經請假一天半陪伴我們的陳、楊兩位醫師都要回去工作,所以安排車子送我們到火車站搭車返北。歸途中,在地的司機先生,一路向我們介紹花蓮的風物,並慶幸自己雖曾離鄉打拼十年,至終能夠回來從事觀光旅遊業;也慨嘆著有不少花蓮人仍然流落在外。

 

儂在這裡,長祈禱…但願國泰年豐……

 

一年來,社會經濟趨向低迷,失業人口增多。我的祈禱不僅是國泰年豐,也是人心的甦醒,以及愛台灣之情的落實──如同 身在花蓮的陳 醫 師與楊醫師。  

 

 ( 2009年4月18完稿)  (2009年5月12日刊登於基督教論壇報藝文版)

 

後記 如有興趣聆聽花蓮舞曲及其他郭子究先生的合唱曲,請點選

 

             「郭子究音樂文化館」網站   

 

               http://cultural.hccc.gov.tw/gtj/yellow.htm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鹿溪 的頭像
鹿溪

鹿溪的部落格---幸福到老

鹿溪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7)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