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ucy攝影)

 

  

                                       金十字架                           鹿溪

 

 

 

那天在整理文件時,瞥見保管箱的一角,躺著個傳統銀樓常用的紅色緞面小布包。掀開一看,裡面放了一枚小小的金十字架。

 

十字架的正面,細細鐫刻著葉形圖案,尚且滾著整齊的金邊。背面針刺著端正的字跡──「 祝鹿溪 小姐大學畢業,萬華教會贈」。已有41年歷史的十字架,散發著雅緻的古典氣息,牽引我進入古早的回憶……。

 

初信主的幸福

 

        1968年大學即將畢業時,由於已經信了主,內心洋溢著平安喜樂,神色也不由得容光煥發起來。因此學生宿舍的兩位室友──大敏和小敏,邀我去萬華教會「做見證」。

 

「要做什麼見證呢?」我不太懂。

 

「把妳為什麼會信耶穌,信了耶穌以後有什麼改變,和那些讀初高中的學生分享,就可以了。」

 

那時我剛剛成為基督徒,從一個多愁善感、認為人生無意義的少女,變成積極進取、樂於助人的主內姐妹。聽到有這種機會,可以鼓勵來教會的青少年,當然義不容辭,立刻很起勁地答應了。大敏和小敏十分高興,因為她們每週去一次這個小教會,幫忙中學生的課業與信仰,已經有一、兩年了,非常關心這些弟妹們。

 

第一次做見證

 

        記得是週末的晚上,我跟著兩位室友搭公車到萬華。

 

小小的家庭教會,由陳長老夫婦提供自家寬敞的客廳,讓鄰居慕道的朋友及孩子們來聚會。四十年前,附近住的多半是沒有受過多少教育的家庭,甚至有流鶯出沒;陳長老的公務員身分,已經算是很高的社經地位了。教會的青少年中,沒有一個大學生,所以才請台大的學生和神學生們去幫忙。

 

當晚我滿懷熱情,興沖沖地站在講桌前,抑揚頓挫且表情十足地敘述著上帝對我的恩典。只記得台下的初高中學生,都乖乖坐著聽。講後自忖,真不知對他們是否有裨益?

 

特別的贈禮

 

        這事以後的一天晚上,萬華教會的陳長老娘(陳卓妍理女士)到女生宿舍來找我和大敏小敏。陳媽媽謙虛有禮又笑容滿面地,感謝我們到教會幫助這些青少年團契的孩子。她說,如今我們即將完成學業離開台北,所以特別來贈送禮物。未料竟是黃金打造的十字架!

 

我尤其感動。因為大敏和小敏已經在教會幫忙了一段期間,而我只不過去講過一次見證而已,何德何能接受如此貴重的金飾?陳媽媽的奉獻和真情,一直迴盪在我心中,多年來不時湧現腦海,也延續了我以口以筆「做見證」的服事。

 

獲贈金十字架兩年之後,我結婚了。新婚之時,母親爲它配了一條細細的金鍊,讓我長掛頸上──從25歲到35歲,約有十年之久。

 

失而復得的金十字架

 

        金十字架項鍊也曾經遺失過。大約在1974年,我因還在學校教書,僱了一個女孩子住在家裡,做家事兼照顧三歲的女兒。這個女孩阿美,從中部鄉下來,是職業介紹所引進的,雖年輕但做事能幹。然而有一陣子,我發現家裡會遺失一些小錢和書籍,起先並未太在意,直到連擱置梳妝台上的金十字架項鍊也失去蹤影,這才讓我對阿美起疑。

 

母親來看我的時候,曾撞到阿美趁她不備,偷偷打開她的皮包,被發現後趕緊假裝是在整理房間。身為警官太太的母親,很快地用計找到被阿美竊去又送返的金十架項鍊。而我也就毅然辭退阿美。

 

失而復得的金十架,後來幾經遷居與家裡遭竊事件,如今又靜靜地出現了。配在上面的金項鍊,早已不知去向。當年樑上君子侵入我家時,連先生獲獎的匾額上,薄得不能再薄的金箔字都挖走,而這枚金十字架,卻安然無恙。到底它在提醒我什麼呢?

 

41年後的相逢

 

        最近有機會和陳長老娘的千金寧寧一起研討婚姻諮商的課程,並在同一個「帶領小組」聚會。我們雖然粗識約有30多年,卻一直停留在久久偶遇的寒暄階段。所以上週特地將這枚金十字架,帶去小組給她觀賞,並告知其來歷。

 

寧寧非常驚訝,因為她並不知有這回事。倒是仍然記得41年前我去做見證的情景。

 

「那時我還在讀初中,對妳印像深刻。我們這些孩子,都是安安靜靜的乖乖牌。很驚訝妳會講得那麼開心,那麼喜氣洋洋。其實對我們很有影響。」寧寧回憶著。

 

「真的?」我並不知當年寧寧坐在台下。

 

寧寧說,到教會幫忙的大學生們對她的鼓勵,效果很是長遠。後來她讀大學主修圖書管理,畢業後到神學院擔任圖書館長,也唸了神學,嫁給同學蔡牧師,是位才德兼備的牧師娘。除了在教會任過牧職三年之外,蔡牧師遠赴美國富勒神學院獲得博士學位返台後,夫婦兩人仍繼續勤勤懇懇地,爲台灣的勞工界朋友(包括近年的外勞和弱勢家庭)竭盡所能貢獻心力,令我十分欽敬。

 

信仰傳承今與昔

 

           我問起她的令尊令堂。她感恩地說,父親已經91歲,和88歲的母親搬到台中住了,靠近當醫生的姊夫家。年高的陳長老居然還能打網球,真是上帝特別的恩典啊!陳長老娘除了記憶力稍不如前之外,尚能閱讀看報紙…。

 

「妳可以寫信給我媽媽嗎?告訴她這些往事,她一定很高興。」

 

那當然。

 

 

 

2009年中秋完稿)(刊登於2012年5月號傳揚福音雜誌)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鹿溪 的頭像
鹿溪

鹿溪的部落格---幸福到老

鹿溪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8)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