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攝影達人ctg作品)

 

                 有人在為你禱告            鹿溪


 


 


  明天早上(2010122),就要開刀了。


  由於突然發現罹患乳癌第三期,主治醫師H教授認為事不宜遲,緊鑼密鼓地為我安排左乳房全切手術,還要儘量多挖一些淋巴結,因為已有癌細胞轉移的現象


 


開刀前夕 


         H教授下班前,特別過來病房探視一下,和先生機嚕咕嚕地用醫學英文談論我的治療方向。總算聽懂一句先生的問題:


    「存活率大概有多少?」


    「十年,80%...」這句話我也聽懂了。


  臨出病房,H教授突然轉頭說:


  「多禱告!」這一句話讓我安心。


  H教授離開後,和平教會的蔡牧師帶領著大約十位「盼望小組」的兄姐進來了。蔡牧師一向很有效率,寒暄數句,很快地大家圍成一圈,一一為我次晨的手術順利及康復禱告;叫我更加安心。平日換床就不易安眠的我,面臨動刀,居然一覺安睡到天亮!


  清早六點鐘,和先生工作的馬偕醫院關係密切的王牧師娘、吳秘書、胡長老,到我的床前為我開聲祝福祈禱。來得那麼早,是因為吳秘書要趕去開晨會。真叫我感動啊!


         開刀很順利,10天後引流管拔除,縫線也拆了,只剩讓疼痛慢慢解除的等待。


 


代禱卡片


  接下來的化療電療等過程,之所以心情平靜,還時時有幸福感,想來是天天都有人為我禱告的緣故。我很少接受探訪,但非常期盼有虔誠信主的弟兄姊妹為我祈禱。因我相信他們所求的,都可以上達天聽!


  某日正在醫院接受化療時,老友Jean輾轉託人送來一張慰問卡,內容是:


    「只是想告訴妳,有人在為妳禱告。我們都關心妳愛妳,慈愛的天父更愛妳。」


    一旁是許多CWC(基督教婦女會)姐妹們的簽名。


   這張慰問卡我一直保留著, 和此段期間收到的許多卡片,一起珍藏起來。尤其難忘馬偕醫院秘書處的林秘書,在我治療期間,幾乎每週都送我一張美麗優雅的卡片,寫滿安慰的言語。例如:


   
「身體不適時, 日子一天一天過就好; 否則半天半天過也可以。」


    真是聖經馬太福音6:34的最佳詮釋啊──


        不要為明天憂慮,因為明天自有明天的憂慮; 一天的難處一天當就夠了。」


 


隔壁的教會


        我自己的教會(和平教會)離家較遠,尤其療病期間不易前往。
所幸7年前購屋時,上帝在我家隔壁「附贈」了一個小教會。 雖然禮拜天不常去,但平日只要經過,就會想進去探看。如果正好C牧師在,還會找他聊一聊,請他為我們家祝福一番。由於就近的緣故,不僅我們一家人,還包括我的侄兒,都受過C牧師的照顧。這個教會的優點之一, 是預備有代禱卡,填寫之後,每週就會有禱告會為你祈禱。
想當然爾,我絕不會放棄這樣的「福利」。 如此芳鄰,也幫助我不致於因長期在家當「宅媽」而抑鬱!


 


簡訊代禱 


        當我身體特別不舒服,或者第二天要做治療、壓力較大的情況下,打電話和寫email都太累,於是乎,躺在床上慢慢在手機上寄發簡訊,是我常用的請求代禱方式:


     「請為我的主治醫師禱告,盼他下最正確的診斷,做出最好的指令。」


  「求主幫助,所接受的治療,只有益處,沒有壞處,沒有副作用。」


  「請為我的先生禱告,讓他老人家不要那麼煩惱我的病情。」


  「感冒了,需要代禱,否則明天要做化療,很緊張。」……


  奇怪!每次發完簡訊後(給四十人以上),心情就大大輕鬆。我認為不是心理作用。因為我已將憂慮卸給上帝,知道祂必顧念我(註一)。也相信義人的禱告大有功效(註二)。結局總是:關關難過關關過!


 


生死盟


        請人代禱的經驗,讓我想到一位Y牧師。他常公開表示,能夠健康地牧養教會,要歸功於有兩百位左右的代禱夥伴。記得神學生時代,他是一位文弱書生,有時考試緊張忙碌,還要心臟不適送急診處!如今他卻是一位健康有成就的牧師。Y牧師將與代禱者的關係,稱之為「生死盟」,其實是很有道理的。


  如今,我也有一批「生死盟」的好友,當我一個人禱告無力時,永遠支持我!


          今天的祝福:有人在為我禱告。


 


                    (註一):聖經彼得前書5:7


                    (註二):聖經雅各書5:16


 


                                   2011916日完稿)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鹿溪 的頭像
鹿溪

鹿溪的部落格---幸福到老

鹿溪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3)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