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自然小集Stephen攝影作品) 



                                    
                                寇伯伯的三句名言                     鹿溪



        那個年代〈1968〉,教會尚未稱呼他「寇監督」,也無人叫他「寇牧師」或「寇教授」;他是大家口中的「寇弟兄」,我則跟著同學喊他「寇伯伯」。


寇伯伯的粉絲


        如果依現代人的說法,我真是他的粉絲啊!剛剛信主,就能夠進入他的教會〈台北靈糧堂〉受造就,真是幸運。每個禮拜天早晨,坐在寬敞的禮拜堂等候聚會時,瞥見高大壯碩的寇伯伯,虔誠跪於講台一角禱告;年輕的我看了真是感動,也不由自主地坐在位置上默默祈禱起來。


寇伯伯的講道鞭僻入裡、深入淺出,一點都不八股,令人感受到生命活泉的湧流。那時候,真希望天天去禮拜堂接受他的教導。幸而他的講道集「生命之道」已經出版多冊,讓我可以購來在週間細細咀嚼,滋養靈命。因此至今四十多年,我還清楚記得他的三句「名言」──


有主萬事足,無罪一身輕


        讀大四時重生得救、回到教會信主的我,終於擺脫社會功利要求的壓力,從聖經真理得到許多靈命的養份。但聖經的內容是如此浩瀚,非我所能理解,幸有寇伯伯這樣的屬靈長輩,以活潑的生命之道澆灌我。他也常常強調「認罪」的重要,助我敏於知罪認罪,讓我的心田成為一片乾淨的沃土,易於接受教導。那段期間,所有世俗的憂慮都離開了我,靈裡充滿喜樂與幸福感,的確體會到寇伯伯所說的第一句名言:「有主萬事足,無罪一身輕」!


我不怪此瓦,此瓦不自由


  猶記得某一個寒冬的夜晚,兩三位大學室友各自擁被躺在床上聊天,沒有發現我也已經回宿舍躺臥休息。這時,話題突然轉向我……


    「鹿溪最近好奇怪,常常跑教會。」


    「她好像變得什麼事都很起勁。」


    「我覺得可能是要利用教會幫她辦出國吧!


       我躺在床上開始聽不下去,急急起身往洗手間走去,委屈地小小哭了一會兒。回寢室後,發現已經一片鴉雀無聲了。


        那晚我想起寇伯伯引自古詩的第二句名言:「風吹屋簷瓦,瓦碎破我頭,我不怪此瓦,此瓦不自由。」因此我知道好朋友們如此誤會我,並非出於惡意,只是被魔鬼利用一下罷了!次晨,我繼續幫該位批評我最烈的室友打字申請出國。她可能於心不安,過幾天居然應我的要求,一起去參加了福音佈道會!如今數十年未聯絡,盼望她在太平洋的彼岸,依然蒙受上帝的恩澤。


神前說人,人前說神


  這件背後遭受批評的事,帶給我很大的反省。如果是我,是否也會對不瞭解的人與事,和眾人一樣大加撻伐?


        記得過去我是一個喜歡正面調侃、背面嘲笑基督徒的人。某個禮拜天早上,室友美靜為了要到教會做禮拜,婉拒參加寢室的郊遊聯誼活動。那時我豈不是也和大夥兒一起論斷她,覺得她不應該嗎?最後想是上帝賜給她智慧,當天買了小點心給我們帶去郊遊,封住大家的嘴巴。


        後來居然還是美靜帶領我信主的。我因而常常想起寇伯伯的第三句名言:「神前說人,人前說神。」意思是說:對人有意見的時候,只要到上帝面前去講;至於在人的面前,就要傳揚上帝的大能與大愛!


永遠的感謝


  受教於寇伯伯只有短短半年,我就因大學畢業而離開台北。1969年,寇伯伯建立「台北基督之家」,如今已由他的公子寇紹恩牧師克紹箕裘。後來也應海外華人弟兄姊妹的要求,拓植了「舊金山基督之家」,嘉惠信徒無數。他老人家努力傳福音,直到離開世界,享年七十三〈1920-1993〉。


        現在我自己也到了接近「古來稀」的年紀。回憶起當年的信仰導師寇伯伯,更加體會過去的我,若曾幫助一些人認識主耶穌,必然包括他的影響。而今而後,我還能遺留什麼屬靈財產給後人呢?


 (2012927日完稿)  (2012年10月3日刊登於基督教論壇報見證版)


鹿溪後記如果您想進一步認識「寇伯伯」,請延伸閱讀他的自傳:


                  「被恩待與被憐憫的」─寇世遠著,宇宙光出版。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鹿溪 的頭像
鹿溪

鹿溪的部落格---幸福到老

鹿溪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