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林東生攝影作品--春天來了)

    

請不用下跪                 黃富源醫師

 

        不久前﹝20133月初﹞,在診間發生病童的阿嬤向我下跪的事──令我尷尬,但她的真心誠意,也讓我感動!

感恩之跪

      事情是這樣的:在那一週前,有對夫婦帶著新生的男嬰來看診。小baby肚子脹得很大,我用觸診的方式摸到他的腎臟積水。由於腎臟可能隨時破裂,十分危險,所以我要求立即住院。

      而這麼小的小孩,為了不讓他增加一重打藥的痛苦,便建議做一種不用打藥的磁振照影﹝MRI﹞。果然照出是「腎盂輸尿管狹窄症」!我趕緊請這方面專門的小兒外科許醫師為他動手術。手術十分順利,因此三天之後,阿嬤特地過來門診致謝。

      阿嬤用下跪的方式向我表達謝意,真是不敢當。因為小朋友之所以會痊癒,每一個醫療環節都很重要,應該歸功於所有參與的醫護人員。阿嬤在離開診間之前,一共跪了三次,讓在旁協助的年輕醫師大感震撼,護理師的眼眶也泛紅了。因為在目前病人自主意識逐漸高漲的時代,大概永遠看不到這種場景啊!

歉疚之跪

     其實病童家長向我下跪不止一次。

      猶記得20多年前﹝1980年代﹞,我擔任馬偕醫院兒科主任期間,曾將一個罹患「沙門氏菌大腸炎」的兩歲小朋友收住院。治療了五天,家長覺得血便的症狀尚未好轉,就吵著要出院另請高明。無論我如何解釋病情,並保證將會慢慢痊癒,家長就是執意要離開。既然不聽勸告,我只好自動寫了「病歷摘要」讓他們帶走,方便別的醫生容易診治,才不會耽誤小朋友的治療。

      沒想到他們去求診的醫師,看了病童和病歷摘要之後,表示他沒辦法,要家長帶著小孩回來找我。

      當天上午我才同意小朋友出院,下午下班前就在電梯門口遇到小朋友的阿嬤,當眾向我一跪,說是非要我救她孫子不可!我尷尬地將她扶起來,只好原諒先前她及家人的無禮,將小朋友重收住院。

      當然過幾天,小朋友就順利痊癒出院了。想想家長有時也很可憐,不知他該不該信任他的主治醫師,以致如同無頭蒼蠅一般,到處找醫生。

      阿嬤那歉疚的一跪雖然叫我尷尬,但也讓年輕時自尊心較強的我釋懷了。

急切之跪

      最難消受的,應該是10多年前﹝2000年﹞,遇到的那一跪了。

      有個三歲的男童,原來只是因氣管方面的問題在分院治療。然而由於打點滴發生感染﹝千分之三院內感染的風險﹞,引起發炎,導致嚴重的敗血症。敗血症又引起心內膜炎、膿胸和化膿性關節炎。可憐的小朋友一直高燒不退,住在加護病房。家長不停地抱怨,但病情未見好轉,且可能有生命危險。

      他的主治醫師承受極大的壓力,說是要轉院過來請我診治。我知道這個病很麻煩,沒有把握。但年輕醫師苦苦哀求,怎能坐視不救呢?

      轉過來本院加護病房的那一天,已經到了黃昏時刻,我打算去瞭解小朋友的現況。就在加護病房門口,病童的阿公阿嬤和爸爸媽媽臉色凝重地坐在那裡。一看到我,阿公阿嬤同時當眾急切一跪,說是一定要救他們的孫子。

      我是醫生不是神,只能盡力不能保證。即使救回一命,可能也難逃後遺症。

      果然,小命是救回來了,卻有一些後遺症,是否慢慢會好,也沒有人知道。倒是家長立刻翻臉不認人,要向醫院提出不合理的要求。

      家長當初急切的一跪,對照後來的不講理、不感恩,對我而言,真是難以承受之跪啊!

請不用下跪

      我真的不希望病人向我下跪,我想任何醫生都一樣。我們期望的是:對您選擇的醫生尊重與體諒,共建正常的、甚至美好的醫病關係。則醫生幸甚! 病人幸甚!

 

                                                                                      (2013316日完稿)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鹿溪 的頭像
鹿溪

鹿溪的部落格---幸福到老

鹿溪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9)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