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huparosa and Cholla Cactus- 大自然小集Stephen 作品)



                    老兵不死                      鹿溪

 

        大病初癒之後,最想做什麼事呢?唯一首選是參加教會的唱詩班。和平教會大大小小的詩班不少,而我最感興趣的,就是聖誕節和復活節的聯合獻詩了。

        然而年紀漸長,加上治療的後遺症,使我對自己的聲音失去少許信心,以致有點壓力。

      「只不過是獻個詩,不必那麼緊張吧?又不是要妳獨唱。」先生安慰我。

 他有所不知,我把自己定位為「歌唱的利未人」。

歌唱的利未人

當年所羅門王獻聖殿的時候,慎重揀選歌唱奏樂的人,不僅要他們穿上細麻布衣服,而且是祭司的身分。如果以現代的術語來說,這些在聖殿中唱歌、彈琴、鼓瑟、吹號的,都是神職人員,怎不讓我慎重其事?如此敬虔的音樂服事,必讓上帝的榮光充滿聖殿﹝註一﹞。

        而猶大王約沙法率兵打仗之前,也先設立歌唱的人,令他們穿上聖潔的禮服,走在軍前讚美耶和華。當他們唱詩讚美上帝的時候,敵軍就潰散了﹝註二﹞。

        可見教會唱詩班的角色是何等重要!

負傷作戰

今年(2013)22日,正是和平教會獻新堂之日。因治病養病而兩年未參加教會詩班的我,趕緊報名。未料在練習的第一天上午,就於家中鋼琴之前毫無理由地滑了一跤,後腦重重摔在地板上,好一會兒才有辦法慢慢起身。會腦震盪嗎?會腦出血嗎?抱著疼痛的後腦,感到摔得有點莫名其妙。幸而經過MRI﹝核磁共振﹞檢查,醫師宣布腦內沒有問題,外傷和幾次的眩暈也在半個月後痊癒了。因此得以歡歡喜喜參加上午的禮拜以及下午的音樂會獻詩,喜樂歡唱一整天!

        接下來就是331日「復活節清唱劇」的獻詩了,這首“Who Is This King?”的四部合唱加上樂團伴奏,足足需要半小時。雖然事先認真儲存體力,但不知何故,從222日開始,喉嚨及上顎居然疼痛紅腫破皮,既非感冒也非其他病毒感染。原以為休息幾天就好,卻是忍耐一個月方才真相大白,原來是長期服用抗癌藥物的副作用!醫生給我一些治療和保養的建議,讓我心情輕鬆多了。無論如何,我不想放棄獻詩,只好忍痛參加練習。雖然辛苦,對自己的聲音也不太滿意,最後聲音好了八成,不算濫竽充數。

打贏了嗎?

然而復活節的前一天,詩班樂團預演時,我除了要忍耐喉嚨的不適之外,站立後又發現由於左胸開過刀,以致左手疼痛無力拿譜,只好用右手撐住,還要預防樂譜掉落;也因為之前才滑過一跤,站在階梯上必須小心翼翼不讓自己跌下去。要克服這麼多問題,好在過去獻詩經驗豐富,只要專心看孫老師指揮,也就平安無事了。 

 

復活節禮拜過後,鄰居淑貞姐認為我能夠忍痛從頭站到尾,十分佩服,特地買了一些春天美麗的花插滿一籃,放在我家門口,令我油然生出接受獻花的美好感覺。美術班的張老師看到我在台前認真獻詩,而先生在樓上專心聆聽,也有所感動地為我們畫了一張速寫,POfacebook上,讓大家欣賞。

這部清唱劇是用台語演唱的,將主耶穌的生平從太初有道一直唱到耶穌復活。歌詞深深打動外子黃醫師的心,他告訴我:

「你們唱得比英文演唱的CD還好聽!」

幾位參加這次復活節禮拜的親友們,都感受到 ”Who Is This King?”的震撼。即使音效有點小小不理想,但有朋友回家之後,開始恢復認真讀聖經;她邀來的母親第一次進教會, 也表示願意繼續來。

我相信,當我們在唱詩讚美主的時候,祂的榮光已經照進許多人的心。

 老兵不死

        「這次的獻詩,我好像是負傷作戰的老兵哩!」我告訴一位好朋友。

        「那就不要打仗啊,在後方看守兵器就可以了。」她輕鬆回答。

        雖然會考慮她的建議,但下回聖誕節獻詩時,我還是會躍躍欲試吧?

(註一:舊約聖經歷代志下512)

(註二:舊約聖經歷代志下2021)

(2013427日完稿)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鹿溪 的頭像
鹿溪

鹿溪的部落格---幸福到老

鹿溪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