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608759_606073876132646_855733400_n   

(美麗的生命--林靜美攝影)

 

一萬元匯票                        黃富源醫師

 

正感嘆醫師難為之際,突然接到此一溫暖人心的信,

再次鼓勵自己不必灰心,只要善盡醫職,人間何嘗無溫情?

 

      時為1996…. 

  從聖誕節前幾天開始,一直到元旦後一、二星期之間,陸陸續續接到來自親朋好友、學生及病人的賀年卡。我也照往例,在元月底一起將賀卡覆畢。今年雖然不景氣,但寄來的賀卡都比往年來得美觀大方,對於這些親朋好友的美意,心存感激。  

未料在春節前幾天,又收到一封來自陌生地址的掛號信。匆忙打開,卻見信紙裡夾著一張一萬元的郵政匯票。收款人是我的名字。信是這麼寫的:  

「我是六十三年次的廖XX,是在貴院出生的早產兒。爸媽告訴我,一出生我就因體重過輕而放進保溫箱;又因呼吸急促,接受氧氣治療;後來瀉肚不停,足足在醫院住了兩個多月。多虧您仁心仁術的醫治,才能活下來。在此佳節前夕,寄上一萬元,希望您用在其他不幸的早產兒上。」  

放下信紙,腦海裡馬上湧現多年前那位躺在保溫箱裡,手上吊著葡萄糖點滴,鼻孔掛著氧氣,全身因拉肚子而瘦成皮包骨的小不點。1974年,新生兒醫學剛剛萌芽,馬偕紀念醫院小兒科首開風氣之先,在台灣成立新生兒加護病房,以照顧問題重重的早產兒。在那時,治療早產兒的設備並不齊全;例如沒有良好的呼吸器來治療早產兒的呼吸窘迫症,沒有高單位的營養劑(俗稱大補湯)給予靜脈注射,很難救治因長期腹瀉而導致營養不良的早產兒,更沒有精密的儀器來監視早產兒的血中氧氣濃度。 要救活早產兒的疾病與生命,十分不易,死亡率也極高。 

在我的記憶中,當時治療早產兒全憑醫師及護士的一股熱忱及細心的觀察。一發現早產兒的嘴唇發黑,判定可能是血中氧過低,我們就試著給予氧氣;若沒有改善,就裝上最古老型叫BABY BIRD的呼吸器。當早產兒不呼吸,便派一位護士坐在保溫箱旁邊,用手推小寶寶一下,以刺激其重新呼吸。早產兒一拉肚子,就只好讓他()禁食,吊葡萄糖點滴維生; 過幾天不拉了,再嘗試給她餵米湯; 如果又拉肚子了,馬上又讓其禁食; 如此週而復始地照顧到體重足夠出院。反觀目前,治療早產兒的技術實在進步太多了。有精密的呼吸器,高單位的營養劑及專為早產兒準備的藥物。 

廖小弟在那種「土法煉鋼」的環境下,竟然能活過來,真是上帝的恩典。在現今醫病關係不似從前珍貴的時空下,他尚存感恩的心,寄來一萬元,要濟助其他早產兒,怎不令人感動?尤其廖小弟,屈指算來,當時只是22歲的青年,可能剛踏入社會,經濟還不太富裕,寄來的也可能是他的年終獎金哩! 

近年來由於社會風氣日趨功利,自己正感嘆「醫師難為」「不如早日退休」之際,突然接到這麼一封溫暖人心的信。在一次激勵自己不必灰心,只要善盡醫職,人間何嘗無溫情?

(1996年完稿)

(本文曾刊載於健康世界雜誌社出版之養育健康寶寶一書)

(2014125日上傳鹿溪的部落格”)

 

後記

    廖小弟被救活10年後,馬偕醫院於1984年開始成立補助早產兒醫療費用的社服基金,但對象僅限院內。1992年開始運作的的台灣早產兒基金會,服務對象就遍及全台了。

    1995, 有健保給付之後,需要的醫療補助減少, 服務內容轉為1500公克以下早產兒的追蹤,維生儀器與家訪護理的提供,以及預防生出早產兒的宣導等等。目的皆在愛惜上帝所賜的每一個小生命。

    有需要協助的早產兒家長, 請打電話02-2511-1608台灣早產兒基金會。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鹿溪 的頭像
鹿溪

鹿溪的部落格---幸福到老

鹿溪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5)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