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煙聚落---林東生攝影作品  

(八煙聚落--林東生攝影作品)

 

     第一次為病人禱告       黃富源醫師

 

  記得那是19859月初,我才44歲。

患腎臟病的國中生

       某一天早上,有一位患腎臟病的13歲國中生,經人介紹來找我診治。家長說他已患腎病多年,最近眼瞼有點浮腫,蛋白尿又出現了,不知原因何在?我建議最好能做一下腎臟穿刺切片檢查以明病因。

        家長問我切片會不會有危險,而我由於自己做腎切片已有幾十個病例,均很成功,所以告訴他們危險性很少;如果有,機率也極低,就像乘飛機失事的或然率一樣。家長很快就決定了。

腎臟切片之後

  那是星期三的下午,我很順利地替兩位腎臟病人做完切片手術。5分鐘後,這位國中生的父親告訴我,孩子解出血尿。我囑咐他躺下休息,並請住院醫師多加注意觀察。

  當第二天早上我去病房看他時,發現血尿更多了。由於過去未曾遇過此種情況,立刻求援於內科陳醫師,他看了後,要我請放射線科蔣醫師做「腎臟小動脈栓塞術」。蔣醫師很幫忙,便在星期四的上午於淡水分院替病人做了「腎血管攝影」。近午時,他電話告知我,並未找到出血點,因此血管栓塞做不成。

        然而病人依舊血尿不止。這期間,我曾電話請教臺大兒科陳教授,他說可能會出血5天左右,可以再等等。

血尿不止的意外

  到了第六天,也就是星期一,出血量似乎減少了,此時我很感謝上帝垂聽內人的禱告。不料星期二上午,血尿卻又增加,於是趕緊請陳教授過來會診,並請科內的李醫師做腎臟超音波檢查。由超音波看到腎內有一小血塊,且血液有點流到腎臟表面,所以陳教授認為這個腎臟很可能需要切除,血尿才會停止。

  聽到陳教授的推斷以後,我心裡真是難過極了! 為了一個切片檢查,竟然要讓病人的腎臟犧牲掉,於心何忍?當天我再度會診泌尿科羅醫師,他說這種出血的現象經常碰到,很可能再會有第二次的出血,等到第二次出血後,要做血管栓塞術,如果栓塞不成功,再考慮切除腎臟。

鎖門禱告的醫生

  連續兩天,我自己的心情相當沉重,家長也很焦急。在人事方面,我們已盡了全力,想想目前真的只有上帝才能幫忙了。我一走進辦公室,心裡就很想找個禱告同伴,可是辦公室的人都相當忙碌,我也不好意思提出。這樣熬到切片手術後第九天,也就是星期四中午,我已受不了這種內心的煎熬,便把辦公室的門鎖上,向上帝開口呼求:

  「慈愛的天父,祈求祢施展大能,止了這孩子的血尿。我已盡了所能,祈求祢幫助我,也幫助這孩子,讓血止了吧!」經過迫切禱告後,我的心比較平靜了,也覺得內心的重擔輕省了些。

    當天下午4點多,我碰見照顧這病人的住院醫師,他說1121B病人的血尿忽然間止住了。「什麼時候?」「下午兩點多。」感謝上帝!那正是我禱告後不久的時刻。「唉!你怎麼沒趕快打電話告訴我,讓我高興一下?」

上帝的慈悲與憐憫

  星期六,當我開出「可以出院」的醫囑後,住院醫師才說,泌尿科羅大夫剛剛吩咐,可能會再有第二次的出血,請盡量留病人多住一個禮拜比較安全。真謝謝羅醫師的考慮周詳,但我心裡明白,今天病人的血尿止住是上帝的作為,我相信上帝已醫治了他,所以毅然讓孩子出院。

  星期天去做禮拜,讀到使徒信經「我信上帝,全能的父」,竟感動得熱淚盈眶。這兩句話此時對我而言,竟然如此貼切,如此真實!

醫生的靠山

  之前我對病人的診治,總是盡心盡力、信心滿滿,所以從未想到需要為病人禱告。此事發生以後,我有兩個感想:

  第一,一個醫生,無論在學識、經驗、技術上如何求進步,總有遇到困難而觸礁的時候;在此山窮水盡之時,能夠求告上帝,實在是極大的恩典。我已於馬偕醫院服務多年,現在總算體會到詩篇第四十六篇所寫的:「上帝是我們的力量,是我們在患難中隨時的幫助。」

  第二,我確定病人的生命並非完全操之在我,因為病人有其天賦的痊癒能力,醫生最好能做上帝的好幫手,來幫助病人度過難關。

  總而言之,我和各位一樣,能成為馬偕醫院的一份子,並不是偶然的,盼望在上帝的國度裡,多多彼此代禱與共勉,使更多病人在此得醫治。

(對馬偕醫院同仁的演講)

(本文曾以”天職”為題目,刊登於「孩子,我希望你更健康」一書。 (文經社出版)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鹿溪 的頭像
鹿溪

鹿溪的部落格---幸福到老

鹿溪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8)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