竹南的日落-林東生攝影作品                                                                                         (竹南的日落--林東生攝影作品)

走過SARS之戰                       黃富源醫師

【記者韋麗文/台北報導】

Sars 來了

        2003424日,和平醫院因SARS疫情封院了!當天下午四時,已經離開衛生署副署長職近一年的黃富源坐在計程車上,突然接到行政院長游錫堃撥來的電話,請他馬上到辦公室一趟。

        一見面,游錫堃點名,要求曾任台灣感染症醫學會理事長的他,加上李明亮(前衛生署長)、許志雄 (政務委員),第二天就到衛生署坐鎮!以便協助控制SARS疫情。

        黃富源在2002年夏天請辭衛生署副署長。當時他曾向游錫堃許下承諾,「國家有事,我一定回來效勞。」未料是SARS將他帶回來做義工。事不宜遲,他趕緊向任職醫務副院長的馬偕醫院請假,開始投入不眠不休的抗“煞”歷程!

        黃富源回想,之前廣東、香港陸續傳出「非典型」病例時,自己雖應疾管局之請擔任審查委員,與其他專家們一同審查過疑似病例;但當時感覺疫情還在天外,只是抱持著多看多學的心情處理,尚無危機感。

         直到和平醫院封院,整個疫情壓力鍋突然爆開。行政院長緊急口頭任命李明亮與黃富源分別擔任『全國SARS防治委員會』總指揮官與副總指揮官,重責大任當頭落下。但李明亮人在美國,黃富源臨危受命,率先回到衛生署協助防疫。 

 抗「煞」義勇軍

        眼見SARS疫情緊張,開始有醫護人員染“煞”,甚至殉職!防疫專家們預見將有人力不足的問題,必須為抗SARS之戰籌備人才。於是黃富源和『醫策會』董事長謝博生(前台大醫學院院長),一同出面召開記者會;呼籲全台醫護人員,發揮天職與大愛,出任SARS醫療志工。當天的記者會中,即有高雄榮民總醫院急診科主任顏慕庸,以及台北榮總感染科護理長李文貞響應。

       黃富源與謝博生登高一呼,總共有上百位醫護人員報名。他們立即前來台北受訓,以備隨時差派。其中甚至有一位護士不顧母親反對,堅持貢獻一己之力,前來照顧SARS病患。這群義勇軍,或許沒有人記得他們的名字,但是黃富源永遠不會忘記這一個個後輩們勇敢的面孔。 

成立專責醫院  

        SARS持續延燒,像是看不到盡頭的惡夢。所有發燒的病患蜂湧至醫學中心,醫學中心防線眼見就快被SARS擊潰。夜裡,行政院長召開緊急會議,台北市七大醫學中心院長齊聚。在場的臺大醫學院教授也是感染科主任的張上淳,語帶哽咽的說:『再不成立SARS專責醫院,台大醫院就要擠爆了!』

       游錫堃責成黃富源次日立即成立專責醫院。黃富源心裡著急:「臨時到哪裡找誰弄出一間專責醫院?。」 

       當場黃富源和黃芳彥(新光醫院副院長)請求醫學中心院長們設法。七大院長團結一致, 立刻決定:由三軍總醫院院長陳宏一下令指派松山醫院轉為專責醫院;台北榮總急診室主任李建賢指揮;各大醫院派出護士人力支援。 

        隔天一早,黃富源急赴松山醫院門口等候。看到一批批來自台大、三總、榮總、國泰、新光、長庚、馬偕等醫院的護理人員陸續抵達,不禁感動莫名,幾乎落淚。顏慕庸醫師與李文貞護理長也同時進駐支援。在短短一天之內,松山專責醫院成立了!立即疏解了各大醫院急診室的燃眉壓力。

總統下達作戰命令

         SARS疫情震動總統府,黃富源數度入府報告。第一次由衛生署長涂醒哲帶隊,加上疾管局長陳再晉、新光醫院副院長黃芳彥、台大醫院感染科主任張上淳。黃富源記得是在晚上11:00夜召入府,向總統陳水扁與副總統呂秀蓮敘述疫情。專家們全程戴上綠色外科手術口罩,以保護國家元首不被感染。 

        此時,由於被封鎖的和平醫院中還有許多未受感染的醫護人員,身心俱疲的他們需要撤離。陳總統對涂醒哲署長下達作戰命令,24小時內辦妥此事。涂署長已經忙累到說不出話來,只能點頭。

        黃富源知隔日是星期天,作業一定來不及,乃向陳總統請求,至少得寬限到36小時才辦得到。36小時後,和平醫院人員終於順利遷往汀州路三軍總醫院空出的舊院舍中,接受14天的隔離。

 總指揮官李明亮回國之後

        55日之前,黃富源天天打電話給還在美國的李明亮,要他早點回國。李明亮終於趕回台灣,拎著行李家門不入,直接從機場趕赴衛生署主持防疫會議,名正言順地擔任起總指揮官。之後他日日出現在媒體,傳達疫情及宣導防疫方式;德高望重的李明亮,對惶恐的全國百姓頗有鎮定之效。

        SARS如野火般四處延燒,防疫人員忙著撲火,白天根本無暇思考。李明亮和黃富源,連同台大流行病學教授陳建仁、前疾管局長蘇益仁、健保局總經理張鴻仁等五人,每天辛勞工作結束後,夜晚1100仍聚集在署長辦公室裡沉澱思緒,商討對策。所有的疫情資訊匯集於此,重要決策都在此小房間定案,沒有任何記錄,也來不及按照行政公文流程辦理。午夜商議的結論,次晨立刻付諸行動!

        由於SARS是新興傳染病,一切都在摸索中;醫護人員岌岌可危,一般人也減少外出 ,入夜後連台北市都一片寂靜。某天午夜一點半,黃富源從游院長官邸開完會打算返家,發現路上空無一人,也叫不到計程車;只好孤孤單單地沿著路燈急行40分鐘,方才到家。

        所幸第二天起,台北市副市長歐晉德加入衛生署的防疫作業;由於歐副市長的合作、勤勞與魄力,自此台北市的抗“煞”工作開始順遂。 

總指揮官也發燒

        黃富源更透露:防疫期間,李明亮有天突然發燒!若是連防疫總指揮官都感染SARS,此消息勢必將使國人信心崩盤,而所有與他接觸過的防疫大將、行政院官員全都得進行隔離。怎麼辦?回家和虔誠的基督徒太太一同禱告後,立即採取秘密行動───

        除了安排李明亮在家隔離、進行喉頭拭子檢查之外;黃富源連夜急電找到三處願出借的空屋,以防萬一染“煞”時立刻搬遷。幸好,隔天證實檢驗結果是陰性,只是一般感冒,虛驚一場,兩人方才大大鬆了一口氣。

        黃富源和李明亮每天都累得無法入眠,夜夜要靠安眠藥。有時白天忙到連上廁所的時間都沒有,就這樣撐了兩個月!

SARS 終於成功

        終於有一天,疫情曲線開始下降!李明亮在電視上宣布,「大家可以恢復正常生活了。」這句話,使全國百姓終於安心。果然七月初,台灣宣布脫離疫區,抗SARS成功!

        然而,身為醫師的黃富源,警覺到自己身體出了問題,直到疫情告終,他到醫院檢查,才知病況嚴重。

        七月初行政院為李明亮、黃富源舉辦感恩聚會時,黃富源已經安排好了住院開刀時間。當天他並未透露病情,僅在完成使命的安慰中,稍許心酸地默默承受著自己不可知的未來。而一向支持他的太太,說他『鞠躬盡瘁,病而後已』,既然SARS已結束,可以安心治病養生了。

        黃富源感謝上帝讓他有機會參與抗SARS之戰,協助國人度過疫災。他也感謝上帝,經過手術與治療,病已痊癒無大礙了。回首前塵,俯仰無愧,惟願天佑台灣!

                (本文原稿刊登於歐巴尼基金會編撰之「回首SARS」一書)

                (現稿由黃富源醫師稍加修訂, 20131130日上傳)

後記:

    近日閱讀李明亮前衛生署長新出版之自傳----輕舟已過萬重山---,不盡回憶起當年一起抗SARS的革命情感。 特尋出此文分享之。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鹿溪 的頭像
鹿溪

鹿溪的部落格---幸福到老

鹿溪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5)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