竹南的日落-林東生攝影作品                                                                                         (竹南的日落--林東生攝影作品)

走過SARS之戰                       黃富源醫師

【記者韋麗文/台北報導】

Sars 來了

        2003424日,和平醫院因SARS疫情封院了!當天下午四時,已經離開衛生署副署長職近一年的黃富源坐在計程車上,突然接到行政院長游錫堃撥來的電話,請他馬上到辦公室一趟。

        一見面,游錫堃點名,要求曾任台灣感染症醫學會理事長的他,加上李明亮(前衛生署長)、許志雄 (政務委員),第二天就到衛生署坐鎮!以便協助控制SARS疫情。

        黃富源在2002年夏天請辭衛生署副署長。當時他曾向游錫堃許下承諾,「國家有事,我一定回來效勞。」未料是SARS將他帶回來做義工。事不宜遲,他趕緊向任職醫務副院長的馬偕醫院請假,開始投入不眠不休的抗“煞”歷程!

        黃富源回想,之前廣東、香港陸續傳出「非典型」病例時,自己雖應疾管局之請擔任審查委員,與其他專家們一同審查過疑似病例;但當時感覺疫情還在天外,只是抱持著多看多學的心情處理,尚無危機感。

         直到和平醫院封院,整個疫情壓力鍋突然爆開。行政院長緊急口頭任命李明亮與黃富源分別擔任『全國SARS防治委員會』總指揮官與副總指揮官,重責大任當頭落下。但李明亮人在美國,黃富源臨危受命,率先回到衛生署協助防疫。 

 抗「煞」義勇軍

        眼見SARS疫情緊張,開始有醫護人員染“煞”,甚至殉職!防疫專家們預見將有人力不足的問題,必須為抗SARS之戰籌備人才。於是黃富源和『醫策會』董事長謝博生(前台大醫學院院長),一同出面召開記者會;呼籲全台醫護人員,發揮天職與大愛,出任SARS醫療志工。當天的記者會中,即有高雄榮民總醫院急診科主任顏慕庸,以及台北榮總感染科護理長李文貞響應。

       黃富源與謝博生登高一呼,總共有上百位醫護人員報名。他們立即前來台北受訓,以備隨時差派。其中甚至有一位護士不顧母親反對,堅持貢獻一己之力,前來照顧SARS病患。這群義勇軍,或許沒有人記得他們的名字,但是黃富源永遠不會忘記這一個個後輩們勇敢的面孔。 

成立專責醫院  

        SARS持續延燒,像是看不到盡頭的惡夢。所有發燒的病患蜂湧至醫學中心,醫學中心防線眼見就快被SARS擊潰。夜裡,行政院長召開緊急會議,台北市七大醫學中心院長齊聚。在場的臺大醫學院教授也是感染科主任的張上淳,語帶哽咽的說:『再不成立SARS專責醫院,台大醫院就要擠爆了!』

       游錫堃責成黃富源次日立即成立專責醫院。黃富源心裡著急:「臨時到哪裡找誰弄出一間專責醫院?。」 

       當場黃富源和黃芳彥(新光醫院副院長)請求醫學中心院長們設法。七大院長團結一致, 立刻決定:由三軍總醫院院長陳宏一下令指派松山醫院轉為專責醫院;台北榮總急診室主任李建賢指揮;各大醫院派出護士人力支援。 

        隔天一早,黃富源急赴松山醫院門口等候。看到一批批來自台大、三總、榮總、國泰、新光、長庚、馬偕等醫院的護理人員陸續抵達,不禁感動莫名,幾乎落淚。顏慕庸醫師與李文貞護理長也同時進駐支援。在短短一天之內,松山專責醫院成立了!立即疏解了各大醫院急診室的燃眉壓力。

總統下達作戰命令

         SARS疫情震動總統府,黃富源數度入府報告。第一次由衛生署長涂醒哲帶隊,加上疾管局長陳再晉、新光醫院副院長黃芳彥、台大醫院感染科主任張上淳。黃富源記得是在晚上11:00夜召入府,向總統陳水扁與副總統呂秀蓮敘述疫情。專家們全程戴上綠色外科手術口罩,以保護國家元首不被感染。 

        此時,由於被封鎖的和平醫院中還有許多未受感染的醫護人員,身心俱疲的他們需要撤離。陳總統對涂醒哲署長下達作戰命令,24小時內辦妥此事。涂署長已經忙累到說不出話來,只能點頭。

        黃富源知隔日是星期天,作業一定來不及,乃向陳總統請求,至少得寬限到36小時才辦得到。36小時後,和平醫院人員終於順利遷往汀州路三軍總醫院空出的舊院舍中,接受14天的隔離。

 總指揮官李明亮回國之後

        55日之前,黃富源天天打電話給還在美國的李明亮,要他早點回國。李明亮終於趕回台灣,拎著行李家門不入,直接從機場趕赴衛生署主持防疫會議,名正言順地擔任起總指揮官。之後他日日出現在媒體,傳達疫情及宣導防疫方式;德高望重的李明亮,對惶恐的全國百姓頗有鎮定之效。

        SARS如野火般四處延燒,防疫人員忙著撲火,白天根本無暇思考。李明亮和黃富源,連同台大流行病學教授陳建仁、前疾管局長蘇益仁、健保局總經理張鴻仁等五人,每天辛勞工作結束後,夜晚1100仍聚集在署長辦公室裡沉澱思緒,商討對策。所有的疫情資訊匯集於此,重要決策都在此小房間定案,沒有任何記錄,也來不及按照行政公文流程辦理。午夜商議的結論,次晨立刻付諸行動!

        由於SARS是新興傳染病,一切都在摸索中;醫護人員岌岌可危,一般人也減少外出 ,入夜後連台北市都一片寂靜。某天午夜一點半,黃富源從游院長官邸開完會打算返家,發現路上空無一人,也叫不到計程車;只好孤孤單單地沿著路燈急行40分鐘,方才到家。

        所幸第二天起,台北市副市長歐晉德加入衛生署的防疫作業;由於歐副市長的合作、勤勞與魄力,自此台北市的抗“煞”工作開始順遂。 

總指揮官也發燒

        黃富源更透露:防疫期間,李明亮有天突然發燒!若是連防疫總指揮官都感染SARS,此消息勢必將使國人信心崩盤,而所有與他接觸過的防疫大將、行政院官員全都得進行隔離。怎麼辦?回家和虔誠的基督徒太太一同禱告後,立即採取秘密行動───

        除了安排李明亮在家隔離、進行喉頭拭子檢查之外;黃富源連夜急電找到三處願出借的空屋,以防萬一染“煞”時立刻搬遷。幸好,隔天證實檢驗結果是陰性,只是一般感冒,虛驚一場,兩人方才大大鬆了一口氣。

        黃富源和李明亮每天都累得無法入眠,夜夜要靠安眠藥。有時白天忙到連上廁所的時間都沒有,就這樣撐了兩個月!

SARS 終於成功

        終於有一天,疫情曲線開始下降!李明亮在電視上宣布,「大家可以恢復正常生活了。」這句話,使全國百姓終於安心。果然七月初,台灣宣布脫離疫區,抗SARS成功!

        然而,身為醫師的黃富源,警覺到自己身體出了問題,直到疫情告終,他到醫院檢查,才知病況嚴重。

        七月初行政院為李明亮、黃富源舉辦感恩聚會時,黃富源已經安排好了住院開刀時間。當天他並未透露病情,僅在完成使命的安慰中,稍許心酸地默默承受著自己不可知的未來。而一向支持他的太太,說他『鞠躬盡瘁,病而後已』,既然SARS已結束,可以安心治病養生了。

        黃富源感謝上帝讓他有機會參與抗SARS之戰,協助國人度過疫災。他也感謝上帝,經過手術與治療,病已痊癒無大礙了。回首前塵,俯仰無愧,惟願天佑台灣!

                (本文原稿刊登於歐巴尼基金會編撰之「回首SARS」一書)

                (現稿由黃富源醫師稍加修訂, 20131130日上傳)

後記:

    近日閱讀李明亮前衛生署長新出版之自傳----輕舟已過萬重山---,不盡回憶起當年一起抗SARS的革命情感。 特尋出此文分享之。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鹿溪 的頭像
鹿溪

鹿溪的部落格

鹿溪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5) 人氣()


留言列表 (15)

發表留言
  • Wayling Chiang
  • 真是驚心動魄, 叫人感動的過程ㄚ.
  • 的確! 可惜黃醫師病後, 體力大減。得失之間, 在乎一心。 唯願上帝幫助他的老年, 有平安, 有喜樂!

    鹿溪 於 2013/11/30 12:10 回覆

  • 樂活老媽媽
  • 為這樣好的醫師祈福平安健康~
  • 感謝!

    鹿溪 於 2013/11/30 16:53 回覆

  • 訪客
  • Dear Lucy,

    I remember very well, the SARS in 2003 was a nightmare to most countries in Asia, except Japan. As I had an important business trip from USA to China in April/2003, I ran the "risk" to take that trip, besides tried to wear MASK all
    the time, on the safe side, I also took "Japan Airline" round-trip, to give me a
    peace of mind. Thank GOD, I completed that trip safely.

    Taiwan was in the dangerous zone, certainly Dr. Huang and his team were
    the HERO to protect people in Taiwan,. Although "Mission accomplished",
    yet , Dr. Huang got sick, but then, GOD helped bring back Dr. Huang's health. It's all worth it.

    GOD bless those doctors who help save people's lives!

    Sunshine
  • Dear Sunshine:
    Now I know that you went through SARS period safely. Thank the Lord!
    What you said will comfort all those doctors and nurses who work hard every day to save people's lives!
    God bless!
    Lucy

    鹿溪 於 2013/12/04 20:54 回覆

  • Michael Yeh
  • Lucy,
    很感謝黃富源醫師在SARS肆虐期間,對防疫工作的努力與貢獻,台灣人民都會感謝他。
    Michael Yeh
  • 謝謝Michael 的回應。SARS期間, 一起努力的醫護人員很多, 他們並非希望被感謝, 但實在很需要受尊重。Lucy

    鹿溪 於 2013/12/07 20:45 回覆

  • 陳金素
  • 邊讀邊流淚
    看到許多醫護人員,真的很有愛人救人的心胸
    若沒有他們,人民的健康何去何從
    不只是愛心,連命都不要的毅力與堅強的意志力
    真的是眾人的榜樣
    看到留言裡說:黃醫師從此體力大減
    更是叫人看見犧牲與奉獻的見證
    好激勵人 ~
    謝謝老師的文章
  • 只是看到有人無理毆打醫護人員,聽見 貪財訟裩提告醫護人員的消息,, 令人慨歎與傷心。

    鹿溪 於 2013/12/07 22:52 回覆

  • 訪客
  • 邊看邊流涙,很感動!台灣竟有這麼多好醫生好護士好官員!
    lucy 加油!好好照顧妳的好老公一台灣的仁醫!英雄!
    我也以身為妳的同學為榮!
    jim chien
  • 謝謝Jim Chien 的鼓勵。相信台灣大多數沉默的百姓, 都在努力地工作, 認真地奉獻。大家加油!

    鹿溪 於 2013/12/08 21:52 回覆

  • 訪客
  • 我想黃醫師做什麼都能成功,主要的是讓人尊重的人格.醫術的精湛可能是他能保有人格的籌碼.
  • 我想黃醫師的特點就是:認真負責。

    鹿溪 於 2013/12/08 21:54 回覆

  • 訪客
  • Lucy, the upper message has missing some words. this is the right one instead:

    When we give ourselves to Christ, it may sem to people as if we're throwing our life away. But he said that it is only as we lose our lives in Him that we find true life. Gold teaches us to measure our lives by losses rather than gains, by sacrifices rather than self-presevation, by time spent for others rather that time lavished upon ourselves, by love poured out rather than love pour in.

    It's a rule of life ; God besses those who give of their lives and resources.

    YF

  • Thanks, YF. Your words are very encouraging.

    鹿溪 於 2013/12/08 21:57 回覆

  • Kurt
  • 原諒我們資訊的閉塞,未讀您這篇文章之前,真得不知道黃醫師竟為當年犧牲奉獻無私無我的「抗煞」團隊總指揮。讀到黃醫師有如基督般博愛的胸襟與高潔的人格,讓我們覺得渺小,也讓我們萬分的敬佩與感動。認識您們真是我們的榮幸。

    也恭喜您部落格「搬家」成功,內容實在豐盛美好,以後會常來造訪。您的文筆與人文素養真令人稱羨啊!您們一家都好棒!
  • 謝謝Kurt的留言。 黃醫師分享這篇報導的動機是: 許多真正"愛台灣"的人, 是用"行動"來表現的。
    By the way, 2003年"抗煞"團隊總指揮是前衛生署長李明亮, 黃醫師是副總指揮。

    鹿溪 於 2013/12/08 22:05 回覆

  • 雲霞
  • 這麼好的醫生是國人的寶!

    Lucy ,辛苦妳替大家好好照顧他!

    謝謝!

    雲霞
  • 謝謝雲霞的美言。黃醫師更希望有所傳承。
    我會好好照顧他的。
    Lucy

    鹿溪 於 2013/12/09 10:39 回覆

  • 信澤
  • 黃醫師的博學、謙虛、溫柔、憐憫,是讓人尊重的長輩。
    鹿溪的文章,總是叫人想到人間有愛。
    願上帝祝福您們
  • 謝謝信澤長老的祝福!
    God bless you and your family!

    鹿溪 於 2013/12/10 10:10 回覆

  • 容
  • 抗煞英雄.令人敬佩..懸壺濟世的醫生世家..令人敬服..
  • 感謝鼓勵!

    鹿溪 於 2013/12/14 12:45 回覆

  • 鹿溪
  • 以下是特地寫e-mail 來回應本文的朋友們。 謝謝大家的鼓勵!
    Judy: 看了部落格文章很感動。上帝祝福黃醫生及所有醫䕶人員!
    麗珠: 非常謝謝黃醫師 。就因為他的領導這麼多人無私的付出,SARS疫情才能控制 。謝謝!
    Christina: Thank you for sharing, Mr. Huang and you have my respect. Taiwan needs more people like Mr. Huang and those who sacrificed themselves for the country.
    Gracelo: 很感動,這些文章早就該給大家分享。謝謝!
    Louise: 謝謝你讓我有機會讀到這篇報導,讀到最後一句時,我不知不覺間已淚流滿面。感謝黃大醫師為這個社會的付出。
    Kuolucinda: 謝謝能分享黃醫師偉大的胸懷,但願所有的醫生都有這様為國家,為病人奉獻的精神!
    章Min: 這篇記錄值得列入醫學院教材,無私全力奉獻精神令人敬仰,因有黃醫生等人的專業領導及日夜辛勞付出,台灣人民才能安然度過SARS危機。
    感謝!感恩!
    Paster Su :The more I read the article, the more I respect Dr. Huang and you !Both of you have great contribution to God and country.
    Paster Chu:閱讀後,感受、想法各一~感受—驚心動魄,雖然描述事件未用驚悚字眼。想法—聯想到馬可福音,救主在其中如僕人般竭力服事。
    玲珠: 感謝主,這世界仍然有神保守如黃醫師這般忠心愛心用心又有智慧的人,被神所用,藉他賜恩福。......

  • 潔穎
  • 雖然當時我才國小,但這個SARS真的讓我印象深刻,原來背後竟有如此多的英雄在疲憊中仍然為人民效力,很敬佩他們。
  • 我也很敬佩他們。希望如此愛國愛民的精神,繼續發揚光大。

    鹿溪 於 2013/12/28 12:37 回覆

  • 悄悄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