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MG_3838 

(年輕時看診中的黃醫師)

                      

        祂才是大醫生                           黃富源醫師

 

自從1961考上台大醫學院之後,我實在是躊躇滿志,一心致力學問的探討,期望成為一個不得了的醫生。

 但有一件事給我很大的打擊。因為家父在我任台大醫院小兒科住院醫師第一年時去世,他的死因令我痛苦於世態的炎涼,而他過世後留下的重擔也叫身為長子的我,承受極大的壓力。

 1971年8月初,我在台大醫院急診處值班時,正好是醫生青黃不接之際,工作繁重,我被病人傳染了扁桃腺炎,發燒3天後,服用抗生素治療。內子要我請假休息,我因當時病人特多而執意不肯,以為過了3、4天必然痊癒。沒想到兩天後我就自覺不對,不僅高燒更甚,且小便顏色有異,趕緊要內子陪我回急診處檢查,果然是「血尿」,我得了急性腎臟炎!當晚就由醫生變為病人,把我的病人搞得莫名其妙,問東問西,我惟苦笑而已。

 沒想到我住院後,內子反而精神大振,奔來跑去地照顧我,每天讀一段聖經安慰我,也要我和她一起禱告。我突然覺得平日忙於醫務,虧欠她太多,所以便順著她。一開始兩種抗生素治療無效,我的老師陳教授建議我打十針盤尼西林,使用後效果很好,恢復健康在望,所以當內子又說要為我禱告時,我心想:「反正一定會痊癒了,何必呢!」原來的一點慕道之心又熄滅了。

 9月初我出院返家休養,那個月真是緊張,因惟恐感冒再發扁桃腺炎,蛋白尿出現,又唯恐變成慢性腎臟炎,拖成尿毒症。我才30歲,正想當完總住院醫師後,或升級,或出國深造,或自設診所,一切的美夢正要開始,可是,這必須兩年內不再發病才有可能。而現在,我躺在家裡,看著妻子進進出出地上班,真窩囊,而女兒又託南部岳母照料,不在身旁,好不寂寞。

 10月初又住進臺大醫院,心裡涼了半截,因為多發一次病,就更減少完全痊癒的機會。內子也有些緊張,但她告訴我:「今晨我讀經讀到約翰福音第十一章第四節『這病不至於死,乃是為上帝的榮耀,叫上帝的兒子因此得榮耀』,你放心好了。」

 我仍舊接受盤尼西林治療,但心裡突然感到十分無依,因此請求她請假陪我住院,她說要禱告試試看找不找得到代課老師。我第一次體會到也許這位上帝是慈愛的上帝;因為她任教的學校校長十分嚴格,最討厭老師請假,何況一請就是1個月。又因為她教的是初三升學班,學期中何處覓得合適的專任代課老師?但她經過禱告後,立刻打電話到中華福音神學院給陳牧師,沒想到1天之內就找到一位台大外文系畢業的劉小姐,她是基督徒,為準備出國而只做家教,答應為內子代課;而那位嚴厲的校長也立刻同意此事。我第一次在心裡說:「感謝主!」雖然不知道這位主有多真實。

 那悲涼的、令人著急的10月,叫我不忍卒憶。除了親人與少許師長、同事外,只有教會的牧師及基督徒朋友們繼續關心我。偏偏醫生是病不得的,問題特別多,而我連打電話看書都無力,只好讓內子醫院裡外地到處請教專家。我發燒燒得都快發瘋了,因為這回第一天打盤尼西林就引起耳鳴,唯恐出事,所以只得改服其他抗生素,但一直無效,暫時用的退燒劑也不管用,晚上更是燒得睡不著。

 陳牧師家裡開始每晚9時的禱告會,為我禱告,奇妙的是,從此晚上9時過後,我便暫時退燒,能睡到次晨6時。還記得有次華神戴院長和蘇牧師也來為我禱告。我被病折磨得大聲呼求:「主啊!只要我病好,我便奉獻給祢。」吳勇長老也曾來為我祈禱三次,此情實在令我感動。

 10月9日下午,醫院顯得較冷清(沒有門診),我看某種抗生素用了一週無效,想建議主治醫師再換一種藥,但主治醫師不在,只好整天拖著燒得昏昏沉沉的頭,和內子相對默然度日。黃昏時候,校園團契的饒牧師來看我,那陣子,他常來為我禱告,用信心的話安慰我,也勸我要忍耐等候上帝的醫治。然後他為我禱告,內子又是熱淚盈眶,我也得了內心的平靜。

 禱告畢,他說:「對不起,我走了,教會有聚會。」大概是去青年團契講道。饒牧師的腳剛剛跨出病房,我感到一陣熱,出了一身汗,奇怪,奇怪;燒退了,纏繞我10多天的的燒退了,而我那天既未服抗生素,也沒用退燒藥。妻大聲喊著:「感謝主!」一面為我擦汗更衣。我不知道是怎麼一回事? 幾天前正在擔心內子請假期滿了怎麼辦,而陳牧師就禱告:「求主在黃太太請假期滿時,黃醫師就可以出院了。」這個上帝實在真好。

 以後我的病況愈來愈好,並在11月初割除扁桃腺,出院休息一陣子,又回去上班了。次年(1972年)6月4日,在吳興街浸信會宣恩堂由王常明牧師施洗,歸入主名下。這一病,正不知前途何去何從之時,好朋友陳醫師介紹我到馬偕醫院小兒科擔任主治醫師。在此教會醫院中,我遇到很好的主任及很信任我的院長,內子也順利在北市商覓得教職,叫我實在不得不心存感恩! 何況病癒後,於今40年未發,可見已完全康復。

每每遇到醫生無法控制的病時,我會告訴小病人的家長:「不要著急,這種病要上帝才能醫治!」以至於有些人大概以為碰到了蒙古大夫了。殊不知,我愈研究愈看病,愈覺得自己渺小,當年希望成為「不得了」的醫生,而現在只希望成為有愛心、有耐心,能真正服務病人的醫生了。

我希望這位全能的主──大醫生,賜給我更多信心與能力,栽培後進,使更多人得醫治,於願足矣!

(1973年完稿)(2013年10月12日修訂)

 

鹿溪後記:黃醫師病癒後, 不僅奉獻自己的大半生至今──幫助病人,並教導後輩成為德術兼備的醫生;也在2003年抗SARS期間,爲國人付出極大的心力!

2008年他獲選為「商業周刊」調查之「百大良醫」;顯示他的努力, 不只上帝與醫界知道,甚感安慰。但願我們有生之年, 都能繼續走在祂所喜悅的道路上,真正榮神益人。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鹿溪 的頭像
鹿溪

鹿溪的部落格---幸福到老

鹿溪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9)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