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攝影達人ctg的作品)

 

                       寧為良醫                    黃富源醫師

 

20085月第1067期的「商業週刊」,作了一冊歷時半年調查的「百大良醫」專輯。當時已經擔任四十年資深兒科醫師的我,光榮上榜。

 

良醫之本

主辦單位根據2006年國人廿大死因,選出對應的十一個臨床科別──兒科、心臟內科、心臟外科、肝膽腸胃科、神經內科、神經外科、胸腔科、婦產科、腎臟科、新陳代謝內分泌科以及腫瘤科,擇定台灣廿一家醫學中心與六十九家區域醫院主治級以上的醫師,作為被推薦對象〈不包括院長〉。

 

推薦管道的第一部分是院長,第二部分是各醫學會理監事,第三部分則由這九十家醫院主治級以上的醫師受邀上網填寫問卷推薦。後來我瀏覽了一下入選名單,認為約有百分之八十的公信力,至於百分之廿未名列的遺珠,若果真具良醫胸懷,應該不會因此而在意吧?

 
對病人的同理心與鼓勵

我年輕時,自認是十分用功、積極進取而憑良心認真看病的醫生。卅多年前生了一場病之後,對病人產生更大的同理心,對後進也激發出強烈的傾囊相授意願。尤以信主受洗成為基督徒之後,上帝的聖靈開啟我的新生命,使我在醫病與教學兩大領域之中,更加期許自己往「良醫」的路線,一步一腳印地走著。

 

  記得當年(1971)我還在台大醫院急診處值住院醫師班時,被病人傳染了扁桃腺炎,引發急性腎臟炎。一位知名的台大腎臟科教授表示,這種病百分之八十有痊癒的可能,百分之廿不樂觀。如果要確定,建議我做腎臟切片。我感到很緊張。那時切片技術大不如今,由於出血而必須割掉一個腎臟的事,也曾發生過。何況不知道是否有此必要?讓我擔心不已。

 

同事要我請教另一位鄭仁澤醫師。 鄭醫師也是腎臟專科醫師,年資比我高多了,我才是第三年兒科住院醫師而已。很難忘記他的溫和語氣及謙卑態度。他認為以我的狀況,不必要做切片。言談間讓我感受到的不是權威姿態,而是完全的同理心,能夠體恤我的心情。他親自到病房來安慰我,讓我十分感動。

 

鄭醫師早就移居美國,應該也退休了。是我難忘的良醫之一。

 

做為一個醫生,如果生的是小病,比較不會擔心。如果生的是前途未卜的大病,那種痛苦就比一般人更甚了。所以我在病情稍微緩和的時候,又去拜訪了另一家醫院的前輩黃金江主任。他也是腎臟病專家,聽完我的敘述,和藹地鼓勵我:「依我多年的經驗判斷,你一定會好的啦!」這句話,大大減輕我的煩惱。日後也影響我樂於鼓勵病人。黃主任後來被延聘到台北醫學院擔任校長,他也是讓我難忘的良醫。


讓病人安心
 

痊癒之後,爲預防舊病復發,曾經接受新引進的扁桃腺冰凍手術,結果手術失敗。還是得另找一位技術高明的杜詩綿教授開刀。

 

  我對杜教授的技術頗具信心。但那時候真的是病怕了,而且還擔心麻醉意外、手術意外等等。在流行開刀要送紅包給醫生的年代,內人怕失禮,還違背我的理念,事先隨俗送了紅包。沒想到我所尊敬的杜教授也收了,讓我這單純的菜鳥有點意外。

 

手術過後, 杜教授查房時,不著痕跡地把紅包還給我;並且對我表示,他是怕我和太太不安心,所以先收下來。等到手術過後再還,我們就不用胡思亂想了。心思這麼細膩的杜教授,真令我讚歎啊!

 

感謝上帝,讓我在年輕時就遇到好幾位前輩的良醫榜樣。

 

教會醫院的角色

  而這次「百大良醫」榜上年紀最長的糖尿病專家林瑞祥教授,也是內人參與多年的CWC 查經班好朋友Jane的先生;溫文爾雅、愛心與耐心十足。林教授從台大醫院退休後,轉往天主教耕莘醫院及台東基督教醫院服務,良醫榜上名列前矛的確實至名歸。而他的夫人Jane是位無怨無悔、支持丈夫研究教學與看診的溫柔賢妻,可惜幾年前因肺癌去世了;如今她在天上應該仍然頗以丈夫為榮吧!

 

  教會醫院百年來對台灣醫療的貢獻不可抹滅。我誠摯祈禱著,自己現在所服務的基督教馬偕醫院,繼續傳承前人的風範,戮力醫療傳道的大業。

 

名醫與良醫

    多年來,我對自己的期許是:「寧為良醫,不為名醫」。也常常受邀到各醫學會演講「良醫的特質」及「醫學倫理」等議題,爲的是期勉自己不辜負身為醫生的天職,並盼望成為後輩的楷模。尤其在目前的健保制度之下,要成為良醫是很大的挑戰哩!

 

                               (200978日完稿)(2015年3月7日修訂)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鹿溪 的頭像
鹿溪

鹿溪的部落格---幸福到老

鹿溪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5)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