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春Sara家盛開的杜鵑花  Lucy 攝影)

 

                                               回報                         黃富源醫師

 

         數年前還在擔任醫院副院長時,有一次列席董事會。會後,溫文爾雅、服裝考究的C董事特地過來拍拍我的肩膀,說:

 

        「副院長,辛苦了。你們兒科醫生花這麼多時間和精神看病,唉,就賺那麼一點錢。我隨便賣一棟房子,也贏過你們賺一輩子!」語氣透露著得意與同情。

 

「還好我沒有讓兒子去讀醫學院。」再加一句。

 

        我愣了一下,感覺些許屈辱,因為自己一直以當醫生為榮。靈機一動,口中湧出一句話:

 

        C董事,您說的對。但是請問向您買房子的客戶,有人回來致謝嗎?」

 

他尷尬微笑。

 

「三、四十年來,我常常遇到誠心致謝的病人家長。這種非金錢的回報,加總起來,價值說不定比您的收入高哩!」

 

        「對不起,剛剛我說的話收回。」 C董事馬上笑容滿面地說。

 

~‧~  ~‧~  ~‧~

 

兒子小時候,有個假日帶他到台大法學院的籃球場玩球。

 

 旁邊一位三十多歲的年輕男士,陪著三、四歲的小男孩也在一旁玩耍。那位男士不斷偷偷地打量我,最後忍不住問起距離較近的兒子:

 

「那是你爸爸嗎?」

 

兒子點頭。

 

「他是不是馬偕醫院的醫生?」

 

兒子又點頭。

 

得到正確答案後,他帶著自己的孩子走到我面前,鞠躬道:

 

「黃主任,一直想當面向您致謝,沒有機會。今天這麼巧,在這裡遇到您。這個孩子是您救的。三年前剛生下來時,別家醫院說病情嚴重,性命不保。幸虧立刻轉到馬偕醫院,承蒙您救活了他。真是感謝萬分!」接著還要小朋友開口說謝謝。

 

那天發生的事情,一定給尚在讀小學的兒子很深刻的印象。不知是否因此讓他長大後選擇學醫,也選擇兒科?

~‧~  ~‧~  ~‧~

        後來有一年,新光醫院在春節前舉辦兒科醫師的「忘年會」,我也受邀為來賓。

 

        正要上菜時,餐廳老闆一直偷瞄我。最後忍不住問在場的年輕醫生們:

 

「今天不是你們新光的忘年會嗎?可是這位很像是馬偕的醫生哦!」

 

「是啊,他是馬偕醫院兒科主任。」新光的宋主任說。

 

老闆面露喜色,表示要請大家兩道大菜。因為過去孩子生病嚴重在馬偕住院時由我主治。孩子救起來後,我堅持不肯收他送的紅包。所以多年來一直銘記在心。

 

那段期間,正好每個月到新光醫院教學。在座的後輩醫生們看到前輩老師受病人感念的風範,一定也受到鼓勵吧!

~‧~  ~‧~  ~‧~

又過了一陣子,大概在1998年,我應邀到羅東博愛醫院對全院醫護人員演講。由於醫院張貼了又大又鮮明的海報,所以來聽者眾。演講前,有一位院外的黃女士,捧了一大束五彩繽紛的鮮花到會場,當面獻給我。並且說:

 

「謝謝您醫好我的孩子。」

 

這意外的插曲,激起全場熱烈的掌聲。

 

後來我向內人說到當時的感受:

 

「雖然花了許多心力和時間才治好她的小孩,但那一刻,上帝已經賜給我最大的回報。」

 

~‧~  ~‧~  ~‧~

 

多年來,只要在外用餐或搭計程車,甚至登山健行時,都會遇到過去的病童家長,認出來後很欣喜地致謝。

 

這讓我再度相信

 

醫生的價值不在於他賺了多少錢,而在於他救治了多少病人。
 

                                                       (2010年3月5日完稿)(2015年3月14日修訂)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鹿溪 的頭像
鹿溪

鹿溪的部落格---幸福到老

鹿溪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6)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