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照片提供: 台北愛麗絲花坊)



 媽媽的眼淚                  黃富源醫師

 

        小兒科門診中,除了孩子的哭鬧,最常看到的就是媽媽的眼淚了。

虧欠的眼淚

     例如,數天前的上午門診中,有個12歲的小六女生,由於時常不由自主地做出喘不過氣來的深呼吸誇張動作,而由媽媽帶來看診。做媽媽的提到幾個月來已經看過三位醫生。

      一位認為可能是心臟的問題,另一位則推測大概是肺部問題;最後看了中醫,說是「元氣受損」。

      我一面仔細觀察小女孩的深呼吸痛苦表情,一面用聽診器聽過心臟和肺部,知道一切正常。於是抬頭問媽媽: 

      「府上從事什麼行業?」

      她默然不語。 

      「請一定要告訴我,您家是做什麼的?」 

      「金融業。」她似乎不願多說。 

      「妹妹,妳有男朋友嗎?」我轉而問小朋友。

      「有。最近分手了」妹妹低下了頭。 

       媽媽好驚訝,並不知道小女兒交了男朋友。

       「她的心病需要心藥醫。」這是我的診斷。

       做媽媽的忍不住流下眼淚,而且不停地啜泣。 

        「是我虧待了她。因為她出生後不久,爸爸就去世了,所以我特別疼愛這個小女兒。但是為了經濟問題我必須努力賺錢,沒有多少時間陪她說話。」

        「感謝主!我診斷對了。」年紀越大,我越容易脫口而出「感謝主」!

        「感謝主!」她跟著說。原來這位媽媽也是基督徒。 

        我開的處方是將小朋友帶去教會的青少年團契,讓她有正常的同儕交往和輔導的關心。

        我將這對母女交給院牧部的關懷師,繼續follow up

 

~‧~‧~‧~‧~‧~‧~‧~‧~‧~ 

 

感激的眼淚

最近有位媽媽,帶了個慢性鼻竇炎的五歲男孩第一次來看診。

      媽媽說,兒子的鼻竇炎已經治療半年了,未見好轉。

      我向一旁協助的總住院醫師說: 

「請將小朋友過去的病歷,從電腦一一叫出來,讓我review一下。」

       媽媽居然哭了起來,一邊說: 

      「我看了這麼多醫生,沒有人調小朋友過去的病歷來看。感謝上帝!今天早上我非常期待能看到一位細心的兒科醫生」說著說著,仍然淚流不止。一旁的護理師立刻貼心地遞上面紙。

      接著我在現場指導這位媽媽,如何為孩子清洗鼻子,並且更換了藥物治療。雖然是慢性病,但在後來的回診過程中,也漸漸好轉了。 

      媽媽的眼淚,換得孩子越來越多的笑容。

 

~‧~‧~‧~‧~‧~‧~‧~‧~‧~ 

 

傷心的眼淚

      近日收到一位病童媽媽的來信,謝謝我曾為她的小孩診斷為「急性淋巴球白血病」﹝血癌﹞之後,轉診到我推薦的「第一流兒童血液病醫療團隊」。經過兩年多的治療,小朋友已經痊癒。

      我除了感到欣慰之外,腦海中也浮現了當年這位媽媽的淚容。

      話說某天早晨,診間進來一位媽媽,帶著兩歲左右的男童,很擔心地提到孩子臉色蒼白以及微燒已有數週之久。 

      他們母子之前先到某診所就診,醫生說可能是感冒,但過幾天仍無好轉跡象。於是焦急的媽媽帶著孩子到某醫學中心,看診的醫生研究完孩子的抽血檢查報告後,認為有貧血現象,開了鐵劑處方,要孩子服用一週後再來回診。

      然而做媽媽的還是不放心,又到另一家診所找一位林醫師診治。林醫師是台北某市立醫院小兒科主任退休,他覺得症狀可疑,乃寫了轉介單,要我幫忙診斷。

      我仔細看了小朋友的驗血報告,除了有貧血之外,在白血球的分類部份也發現異常。 

      「小朋友可能得了血液方面的病哦!」我不好一下子就道出「血癌」兩個字,免得媽媽太震驚。

      媽媽還是哭了。她說其實林醫師早就告訴她有可能是血癌,只是要請我確認一下。因此她抱著希望,期待從我口中否定林醫師的初步診斷。 

      「請妳不要太擔心。我們醫院有最好的兒童血液病醫療團隊,他們會悉心照顧妳的小孩。過去的治療成果有75%的痊癒率。」我誠懇地勸說。

      她眼淚汪汪地聽從我的建議,果然兩年多之後,孩子就痊癒了。 

      真為他們一家高興!我也頗以本院小兒血液科的優秀同仁為榮!

 

~‧~‧~‧~‧~‧~‧~‧~‧~‧~ 

 

      母親節將屆,腦海中不由得浮起診間數不盡媽媽的淚顏。


                                                                              (2013511日母親節前夕完稿)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鹿溪 的頭像
鹿溪

鹿溪的部落格---幸福到老

鹿溪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9) 人氣()